听竹山|寻找我心中的“桃花源”

2020-08-11 15:13   竹山融媒体中心   王泽昆

听竹山

听竹山人写的竹山故事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

今天为您分享的文章题目是:



武陵觅真源

作者:袁胜敏

  去跋涉,去的是武陵峡。

  首先迎候我们的是崇山峻岭。坐在越野车里,关于武陵峡的所有悬念都在期待中潜滋暗长。终于,在经过一段蜿蜒直下后,越野车把我们带到了武陵峡。两岸高山,中间溪流潺潺,这貌似很多山里风景的翻版,让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。

  沿溪流而下,探秘武陵峡的征程才算正式开始。淌过几次水后,风景逐渐不同。怎么说呢?这种感觉仍然来源于山、来源于水。山是不同了,不再是舒舒缓缓,而是刀砍斧劈,像危楼百尺、摇摇欲坠,令人有些担忧。不忍直视却想直视,它高俊连绵,青幽幽,绿朦朦,满是林木和植被。我虽是竹山人,身处大山,但这眼前的山决不是我以前见到的山。更奇妙的是,绝壁之上居然飞出团团迷雾。走近了,迷雾化为如线水珠,像银链包裹着你。这便是水,不同于溪流中的水。
  继续前行。一路涉水无数,脚掌被砂砾硌得生疼。只能走,因为更好的风景就在前面。忽然,远处变窄了。走近了,天仿佛更高,水却变窄了。只看到两岸夹击的山和山之间的一线蓝天了。弥足珍贵的一抹阳光,从天而降,映照水面,泛着粼粼波光。这便是传说中的一线天了。两岸的青山比先前看到的山更加险峻,可谓壁立千仞、鬼斧神工。石壁上有一方方青苔,光滑脆嫩,绵绵软软,那真是任何人造地毯都无法比拟的。也有一颗颗不知名的树木倒挂在石壁上。裸露的根茎,顽强地插入石缝。不知名的小草,从石壁上倒挂下来,翠绿欲滴,如瀑如帘。这不得不让人产生哲思:一线天虽小,但天内有天,浓缩的才是精华。
  我们的脚步永远跟不上想象的步伐。尽管武陵峡的美景超乎了我们当初的想象,但我们以为武陵峡的胜景远不止此。然而,就在出一线天的拐弯处,一大片巨石让我们惊诧莫名。一滩滩白的、灰白的、黑的磐石,像卧伏的大型哺乳动物。潺潺的溪水从磐石的身下悄然流过,继续永不停歇的步伐。选一块磐石坐下,静听流水,闭目冥想,时间就在这刹那之间停止流转。这一刻,超然物外,仿佛忘了自己的肉身凡胎。一切皆因为石头,这就是石缘吧。随行的友人对着这些造型各异的磐石大发感概:就这些石头,随便搬出一块,往庭院里一放,那就是把神仙搬回家了啊!
  东晋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的故事流传千年、经久不衰,寻觅桃花源的踪迹就是我们这次行程的终极目的。尽管全国各地对桃花源原型地争论不休,但我始终对竹山的桃花源怀有特有的情愫。果然,没有走多久,转过一道弯,眼前真的豁然开朗。一大片良田美池桑竹之中,掩映着一户人家。有人说,这就是桃花源了。从动身涉水起,二十几里路不见人烟,现在看到了,心中充满激动。何况是见到桃花源,更是不能自已啊。上得岸去,发现不远处还有一户人家,现在已是炊烟袅袅了。主人家很客气,从门前的小溪里拎出一挂啤酒,让我们解渴。

  炊烟淡淡,行走在桃花源中,给疲惫、世俗的内心按按摩,不但是对心灵的放逐,更是一种无上的享受。武陵峡里觅真源,实际上不就是沿着这样一条理想的路径进入大山的世界么?我是幸运的,我找到了我心中的桃花源。我也是不幸的,因为滚滚红尘的牵绊,我注定只能是武陵峡和桃花源的匆匆过客。

  举目四望,青山依依,绿水长流,日高,路远,而归程就在前方……

  感谢您的收听。如果您喜欢,请在文章下方点击在看、留言,并转发分享给更多的朋友。
  您可以下载“云上竹山APP”在视听栏目中收听,还可以在竹山人民广播电台调频(FM)99.1兆赫文艺节目中收听,我们下期节目,再见! 

作者简介:


  袁胜敏,竹山县人。中国作协会员,十堰市作协副秘书长,竹山县作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。从事乡村教师十余年,现供职于县文化和旅游局。早年从事散文创作,近几年主要从事中短篇小说创作,作品散见于《山东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当代小说》《滇池》《特区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刊物。


朗读者:

竹山县疾控中心  郭海荣


  《听竹山》栏目,投稿要求1000字左右散文或30行以内的诗歌,投稿至今日竹山网在线投稿,并请在标题前注明“听竹山”,本节目文章属作者原创作品,如有侵权,作者自行负责。